首(shou)頁(ye)頻道—正文(wen)
山(shan)東艦服(fu)役(yi)意味著什麼 海軍向“以航母為核心”轉(zhuan)型(xing)
2020年(nian)02月(yue)06日 09:22 來源︰中國青年(nian)報
中國人民(min)解放(fang)軍海軍山(shan)東艦。中國軍網記者(zhe) 馮凱(kai)旋(xuan) 攝(she) 圖片來源︰中國軍網
中國人民(min)解放(fang)軍海軍山(shan)東艦。中國軍網記者(zhe) 馮凱(kai)旋(xuan) 攝(she) 圖片來源︰中國軍網

  山(shan)東艦服(fu)役(yi)意味著什麼 海軍向“以航母為核心”轉(zhuan)型(xing)

  人民(min)海軍開(kai)始向“以航母為核心”的(de)力量結構轉(zhuan)型(xing)

  山(shan)東艦服(fu)役(yi)意味著什麼

  2019年(nian)12月(yue)17日,我國首(shou)艘國產航母——山(shan)東艦交付海軍。航母是(shi)戰(zhan)略性武(wu)器系統(tong),是(shi)國家武(wu)力和威望的(de)nan)笳鰨 彩shi)國家科(ke)技水平和經濟實力的(de)體現。國內(na)外媒體廣泛用“人民(min)海軍進(jin)入雙航母時代”來描述山(shan)東艦入列(lie)這一歷史事lu)jian)。

  毫無疑問(wen),山(shan)東艦的(de)服(fu)役(yi)大(da)幅提高了人民(min)海軍遂行使命任務的(de)能力,筆者(zhe)認為,“雙航母時代”的(de)更(geng)深層次意義,在于人民(min)海軍開(kai)始向“以航母為核心”的(de)力量結構轉(zhuan)型(xing),而這一轉(zhuan)型(xing)的(de)深度(du)和tu)愣du),是(shi)人民(min)海軍成立(li)70年(nian)來前所未有的(de)。

  山(shan)東艦是(shi)遼寧(ning)艦的(de)優(you)化和升級(ji)版

  2012年(nian),遼寧(ning)艦入列(lie)海軍。次wen)輳 shan)東艦開(kai)工建造(zao)。如(ru)果(guo)說改(gai)造(zao)的(de)遼寧(ning)艦解決了人民(min)海軍“有無航母”的(de)問(wen)題,那麼自(zi)主設計建造(zao)的(de)山(shan)東艦則解決了人民(min)海軍未來航母“發展基礎”的(de)問(wen)題。

  航母是(shi)當代技術最為密集、造(zao)價最為高昂、工程最為龐(pang)大(da)、運用最為復雜(za)的(de)超大(da)型(xing)武(wu)器系統(tong)。在遼寧(ning)艦之前,我國在航母及其艦載機的(de)設計、建造(zao)和運用方面,基本上是(shi)空白,這是(shi)不爭的(de)事實,同時也凸(tu)顯了建造(zao)山(shan)東艦的(de)重(zhong)大(da)意義。

  在很大(da)程度(du)上,遼寧(ning)艦可視you) shan)東艦的(de)“踏腳(jiao)石”“進(jin)階梯”和“助推(tui)器”。眾(zhong)所周(zhou)知,遼寧(ning)艦基于未完工的(de)瓦良格號改(gai)造(zao)而成,遼寧(ning)艦在服(fu)役(yi)後短短數(shu)年(nian)間,就展現出巨大(da)的(de)軍事效(xiao)益(yi),在其上進(jin)行了大(da)量的(de)艦載機起降作(zuo)業(ye)和以遼寧(ning)艦為核心的(de)海上編隊you) 貳/p>

  必須指出的(de)是(shi),山(shan)東艦並(bing)非遼寧(ning)艦的(de)簡單復制,而是(shi)它的(de)升級(ji)和發展型(xing)。在遼寧(ning)艦建造(zao)期間,人民(min)海軍批量建造(zao)了多艘、多型(xing)大(da)中型(xing)主力戰(zhan)艦,如(ru)052C/D型(xing)和055型(xing)導彈驅逐艦、071型(xing)綜合登(deng)陸(lu)艦等,這為山(shan)東艦的(de)設計、建造(zao)積累了豐(feng)富的(de)技術和經驗。

  相比遼寧(ning)艦,山(shan)東艦進(jin)行了大(da)幅優(you)化和升級(ji)。主要體現在艦橋、飛行甲板(ban)、機庫、飛機和彈藥升降機、自(zi)衛系統(tong)、動(dong)力裝置、雷(lei)達設施(shi)、信息(xi)和電(dian)子(zi)設備等方面。因(yin)此,盡管山(shan)東艦相比遼寧(ning)艦在排水量、主尺(chi)寸、艦載機數(shu)量等方面未有顯著提高,但航空作(zuo)業(ye)效(xiao)率sheng) zi)動(dong)化和信息(xi)化水平卻都(du)有xie)da)幅提升。

  山(shan)東艦實現了自(zi)主設計、自(zi)主建造(zao)和自(zi)主配套。海軍新聞發言人程德偉表示,與遼寧(ning)艦相比,山(shan)東艦立(li)足國內(na),重(zhong)點解決了航母總體設計、船體建造(zao)、主動(dong)力裝備國產化研制等重(zhong)大(da)問(wen)題,全面提高了綜合作(zuo)戰(zhan)效(xiao)能和綜合保(bao)障水平。

  山(shan)東艦的(de)發展路(lu)線(xian)穩健且科(ke)學

  自(zi)主創新需打牢基礎,對za)諍僥附ㄔzao)這樣的(de)重(zhong)大(da)工程尤其如(ru)此。科(ke)學技術和武(wu)器裝備的(de)發展有其自(zi)身規律,雄厚的(de)國防工業(ye)基礎和科(ke)學技術實力轉(zhuan)變為現代化航母的(de)設計和建造(zao)能力,需要過程和時間。

  基礎不牢,地動(dong)山(shan)搖。對za)諍僥阜 苟裕 晃蹲非qiu)先進(jin),寄nan)M諭 shi)錯式(shi)、冒進(jin)式(shi)的(de)發展而實現跨(kua)越和tong) 劍 壞 贍茉zao)成國防lei)試(shi)賜度(du)氳de)極大(da)浪(lang)費,更(geng)嚴重(zhong)的(de)後果(guo)將是(shi)錯過寶貴的(de)發展機遇和時間,進(jin)而嚴重(zhong)損害國家安全和軍事能力,乃至喪失戰(zhan)略主動(dong)權。

  美(mei)國海軍福特級(ji)首(shou)艦——“福特”號可作(zuo)為反面案例(li)。“福特”號pang)005年(nian)開(kai)工建造(zao),造(zao)價130億美(mei)元。“福特”號發展路(lu)線(xian)激進(jin),盡管所采用的(de)電(dian)磁彈射、先進(jin)攔阻裝置、武(wu)器升降機、雙波(bo)段雷(lei)達等技術非常先進(jin),但由于未經艦上試(shi)用驗證,造(zao)成技術風(feng)險未得(de)到充分(fen)釋放(fang)。在比reng)  fu)役(yi)時間推(tui)遲6年(nian)之後,“福特”號終于在2017年(nian)高調服(fu)役(yi)。但自(zi)服(fu)役(yi)以來,各種問(wen)題不斷。根據(ju)美(mei)國海軍的(de)最新評估,“福特”號要等到2024年(nian)才能達到可實戰(zhan)部署的(de)狀態。

  應當客tu)guan)認識到,山(shan)東艦的(de)發展路(lu)線(xian)符合我國國情軍情。對za)詵 購僥剛庵殖 da)型(xing)戰(zhan)斗艦艇,從改(gai)造(zao)遼寧(ning)艦入手,到自(zi)主建造(zao)山(shan)東艦,是(shi)理性和現實的(de)選(xuan)擇。作(zuo)為類比,正是(shi)054A型(xing)導彈護衛艦和052C/D導彈驅逐艦的(de)批量建造(zao),才pang)辛Ρbao)證和促進(jin)了055型(xing)導彈驅逐艦的(de)發展,實現我國在萬噸(dun)級(ji)排水量大(da)型(xing)戰(zhan)斗水面艦艇上的(de)突破。

  更(geng)重(zhong)要的(de)是(shi),通過兩艘航母的(de)建造(zao),聚集和培(pei)養(yang)了人才隊you)椋 嶗硨投土lian)了國防工業(ye),充實和完善(shan)了建造(zao)設施(shi),研發和儲備了關鍵技術,研究(jiu)和驗證了運用方法,積累和豐(feng)富了發展經驗,這些都(du)為人民(min)海軍未來航母的(de)更(geng)好更(geng)快發展打下lu) 禱 /p>

  山(shan)東艦服(fu)役(yi)使得(de)人民(min)海軍的(de)航母數(shu)量達到兩艘,意味著海上作(zuo)戰(zhan)力量發生了結構性改(gai)變。人民(min)海軍自(zi)成立(li)以來,很長時間內(na)作(zuo)戰(zhan)力量都(du)是(shi)以驅護艦艇、潛艇、岸基戰(zhan)斗機為核心,海基空中力量以艦載直升機為主,而缺乏航母提供的(de)具備更(geng)強作(zuo)戰(zhan)能力的(de)固定翼艦載機,這已成為人民(min)海軍作(zuo)戰(zhan)能力的(de)最大(da)短板(ban),而山(shan)東艦的(de)入列(lie),極大(da)地改(gai)變了這種狀況。

  山(shan)東艦助力海軍力量結構轉(zhuan)型(xing)

  建設世界一流軍隊,加快人民(min)海軍轉(zhuan)型(xing),航母不能缺位。黨的(de)十九大(da)提出了“本世lan)ji)中葉(ye)把(ba)人民(min)軍隊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”的(de)戰(zhan)略要求(qiu),同時也吹響了將人民(min)海軍建成“世界一流海軍”的(de)沖鋒(feng)號角。

  2017年(nian)5月(yue)24日,習主席在視察海軍機關時強調,海軍是(shi)戰(zhan)略性軍種,在國家安全和發展全局中具有十分(fen)重(zhong)要的(de)地位。要以黨在新形wen)葡碌de)強軍目標為引領,貫(guan)徹新形wen)葡戮掄zhan)略方針,堅持政治建軍、改(gai)革強軍、依法治軍,瞄準(zhun)世界一流,銳意開(kai)拓進(jin)取,加快轉(zhuan)型(xing)建設,努(nu)力建設一支強大(da)的(de)nan)執 >  迪種泄吻烤翁 ┘崆苛α恐?擰/p>

  人民(min)海軍轉(zhuan)型(xing)建設的(de)最重(zhong)要內(na)容(rong)之一,就是(shi)發展和加強以航母為代表的(de)海基空中力量。這不但符合海上力量的(de)發展趨勢,也是(shi)切實提高海上作(zuo)戰(zhan)能力的(de)有效(xiao)舉措。

  世界一流需遵(zun)循(xun)共同的(de)標準(zhun)來衡量,這一標準(zhun)歸根到底是(shi)戰(zhan)斗力標準(zhun),具體到世界一流海軍上,在很大(da)程度(du)上是(shi)以航母為代表的(de)海基空中力量為指標的(de)。一huan)矯媯 執zhan)爭條件(jian)下,空中力量統(tong)治海戰(zhan)場,航母是(shi)海上作(zuo)戰(zhan)的(de)支柱,缺乏航母提供的(de)海基空中力量保(bao)障,水面艦艇、潛艇和海軍陸(lu)戰(zhan)隊難以在遠海大(da)洋有效(xiao)遂行任務。另一huan)矯媯 僥縛稍諑lu)、海、空、天(tian)、網、電(dian)等所有戰(zhan)場空間行動(dong),航母打擊/戰(zhan)斗群自(zi)成作(zuo)戰(zhan)體系,具備強大(da)、綜合、全面的(de)進(jin)攻(gong)和防御能力。

  山(shan)東艦服(fu)役(yi)後,可大(da)幅加強人民(min)海軍的(de)海基空中力量,航母打擊/戰(zhan)斗群成為海上作(zuo)戰(zhan)兵力編組的(de)主要形wen)劍 bing)全面提高人民(min)海軍作(zuo)戰(zhan)能力,為踐行“近海防御、遠海護衛”戰(zhan)略提供更(geng)有力支撐。

  遼寧(ning)艦和山(shan)東艦這兩艘航母作(zuo)為海上“移(yi)動(dong)機場”bao) 部紗鈐厥shu)十架艦載機,在廣域偵察預警、態勢感(gan)知和目標指示體系支持下,與岸基戰(zhan)斗機、遠程轟炸(zha)機和陸(lu)基中遠程巡航/彈道導彈協同,機動(dong)部署,快速響應,不但可shan) I戲(xi)烙萆畬da)幅外推(tui)至更(geng)遠海域,同時還可大(da)幅擴大(da)有效(xiao)控(kong)制海域的(de)範圍。

  但應清(qing)醒(xing)地認識到,在海基空中力量上,人民(min)海軍相比世界一流海軍尚有較(jiao)大(da)差距。山(shan)東艦服(fu)役(yi)後,在航母數(shu)量上,人民(min)海軍僅次于美(mei)國海軍,與英國皇家海軍相同,但是(shi),英國兩艘伊麗莎白zhun)逗僥復鈐氐de)F-35B戰(zhan)機在數(shu)量、質量上佔據(ju)優(you)勢。遼寧(ning)艦和山(shan)東艦的(de)最大(da)短板(ban),在于缺乏固定翼艦載預警機、固定翼艦載電(dian)子(zi)戰(zhan)機和tu)潭ㄒ斫 ?佑突 廡┬? bao)障xi)苫shi)航母戰(zhan)斗力重(zhong)要的(de)組成部分(fen),與美(mei)國海軍尼(ni)米茲級(ji)航母相比,我們還有很大(da)的(de)差距。

  航母在作(zuo)戰(zhan)體系中的(de)定位,因(yin)國情、軍情、世情、社情、民(min)情而異。但“創新”bao) 賈帳shi)未來航母發展的(de)主題詞sheng)N頤潛匭肜衛偉ba)握航母的(de)戰(zhan)爭工具屬性,堅持以創新思維發展航母,更(geng)好地適(shi)應信息(xi)化戰(zhan)爭。

  航母發展有其自(zi)身演變軌跡,需遵(zun)循(xun)特定技術規律,但正如(ru)“戰(zhan)爭有自(zi)己的(de)語(yu)法,卻沒有自(zi)己的(de)邏輯”bao) 僥阜 雇 壩凶zi)己的(de)語(yu)法,卻沒有自(zi)己的(de)邏輯”。應將“打贏(ying)信息(xi)化條件(jian)下的(de)海上局部戰(zhan)爭”為使命任務,以“提高基于網絡信息(xi)體系的(de)聯合作(zuo)戰(zhan)能力、全域作(zuo)戰(zhan)能力”為戰(zhan)略要求(qiu),敢于采用顛覆性的(de)理念(nian)和技術,不斷研究(jiu)航母運用的(de)新樣式(shi)新lu)椒   際醮蔥潞駝zhan)法創新“雙輪”驅動(dong),依靠超前發展和不對稱發展,佔據(ju)未來戰(zhan)場優(you)勢。

  未來航母的(de)發展,應立(li)足體系作(zuo)戰(zhan),著力補齊加強作(zuo)戰(zhan)體系的(de)短板(ban)弱項。信息(xi)化戰(zhan)爭條件(jian)下,體系作(zuo)戰(zhan)是(shi)基本樣式(shi),裝備作(zuo)戰(zhan)效(xiao)能通過作(zuo)戰(zhan)體系才能充分(fen)釋放(fang)。發展航母,應瞄準(zhun)作(zuo)戰(zhan)對象和戰(zhan)場環(huan)境(jing),加強海上作(zuo)戰(zhan)概念(nian)研究(jiu),細(xi)致勾畫未來戰(zhan)爭場景,明確航母的(de)任務角色和地位作(zuo)用。應客tu)guan)認識到,在自(zi)持力、機動(dong)範圍、反應速度(du)、多用途性、使用靈活(huo)性、持續(xu)作(zuo)戰(zhan)能力、威懾力等方面,未來相當長時間內(na),航母依然是(shi)其他武(wu)器系統(tong)和tui)教 岩蘊媧de)。

  李大(da)鵬 來源︰中國青年(nian)報

  2020年(nian)02月(yue)06日 07 版

編輯︰孫婷婷

專題推(tui)薦
山(shan)東新聞
圖 片
彩牛彩票平台 | 下一页